作为一朵云

运动番的忠实爱好者/全职好/小排球/家教大本命/K/yuri on ice/舞台剧/hrk

全职不all叶。叶修cp只吃伞修,其他cp基本只吃正副队/
家教吃1827/8059/1001/xs/
排球吃 萤忠/影日/大菅/东西/及岩/黑研等
K吃 尊礼(不逆不逆不逆)/伏八/黑白/金银等


舞台剧喜欢hrk和荒牧w

【2017孙哲平生贺/T】Tameless【无CP】

这个大孙超级帅qwqqq

夜墨_扁舟寻旧约:

2017文章计数[34/72]


孙哲平生日快乐。原著背景,个人中心向。


时间轴:第九赛季挑战赛。


Tameless:狂放的,野性的。


===================


01


“这种时候再不出场,你还让我加入你们干嘛?”


孙哲平对于叶修的问题嗤之以鼻,平常比赛的不上场也就算了,他本就只是兴欣的外援,这种可以锻炼实战能力的机会叶修当然不会专门留给他,孙哲平也不想平白无故增加自己的负担。


老板娘和莫凡的对话他都听着,最后一轮想要确保最大比分,在玄奇身上拿个八分还远远不够。接下来兴欣所要做的就是掠分,疯狂掠分。这种关键时刻还不让自己出马,叶修也算是白请人来了。


离开比赛场的时候玄奇的挑衅,孙哲平完全没有放在眼里。同样是战队核心,他当年带着百花离冠军仅仅一步之遥,而张益纬和轮回远没有现在的辉煌。多少年的老油条了,自然不会被轻易激怒。


听着叶修魏琛跟张益纬打嘴仗,这种事情他向来是不掺和的。场下多说无益,场上比比谁的拳头硬,这才是真道理。以至于张益纬把目光放到孙哲平身上的时候,孙哲平双手插在口袋里,连眼神都没给他。


孙哲平听着叶修安排出场次序,自己个人赛和团队赛都出场。放在职业水平的赛场,恐怕还得考虑一下,现在只不过一场挑战赛,强度和以前根本没法比。孙哲平应承下来,并没有多少忧虑。


“那第二个上场的可得早做准备了,比赛大概很快就会结束。”孙哲平向后靠在椅背上,姿态放松。


孙哲平此话一出,兴欣几位新人选手不由得侧目。近几日的接触已经让他们了解到,这位曾经的第一狂剑很狂傲,却没想到会狂到这个份上。孙哲平注意到几个小年轻的视线,也没有多做解释,仍旧我行我素。


轻视对手?经验丰富的老选手从来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叶修报着最后团队赛的名单,孙哲平自动把人名替换成职业。脑子里过了一遍阵容,敏锐的察觉不合常理的地方。


散人、战法、流氓、鬼剑士、术士、狂剑士。


突进输出,控制辅助都十分有力,唯独少了关键的治疗。


孙哲平眼皮一跳,开口问道:“不带治疗?”


君莫笑大闹第十区开荒的时候,一句“不要牧师”,暴力刷本的事迹广为流传,哪怕是如孙哲平这样不关心的人都有所耳闻。现在毕竟不是开荒刷本,设定好的副本程序不会变,有些关卡靠着过硬技巧确实可以省时省力。


但是瞬息万变的赛场不同,哪怕是有提前的计划,到场上还得见机行事。不带治疗实在是过于冒险了,哪怕是自己要确定一个不带治疗的阵容都得犹豫再三。


太疯了。


孙哲平心里对这个阵容做出评价,那厢安文逸已经接受了叶修的解释。


尽可能快的战斗方式?这是个挑战。好巧不巧,他孙哲平还挺喜欢这样的挑战。


 


02


“终于要上场了吗?”张益纬开口问道。


电子屏幕上打出兴欣战队的出场选手:孙哲平。观众席上有了些骚动,近两三年的新人或许对这个名字不熟悉,游龄更长的玩家对于这个绝对不会陌生。


曾经的百花核心,曾经的落花狼藉的操作者,曾经的繁华血景的开创者,曾经的第一狂剑。有太多的名号可以加在孙哲平身上,而如今这一切都冠上了“曾经的”前缀。


当事人似乎无动于衷,旁观者徒劳哀叹曾经拥有。


孙哲平从座位上起身,视线从隔壁玄奇的座位席上扫过。和他一样起身准备入场的是个年轻人,孙哲平并没有多说,或许只是懒得对不认识的后辈去说什么垃圾话。隐退联盟四年有余,两百多号职业选手他认识的也就原先那么几个。认识的不认识的,每个都说上几句,他是不是得累死?


叶修和张益纬打着嘴仗,孙哲平没有仔细去听,他的关注点落在了玄奇选手方达旭的职业上——骑士。


没有人会傻到透露自己的出场阵容。双方相互猜忌,以此做出针对性安排,也是排兵布阵的学问之一。所以第一场排个血高防厚的骑士出来,看来对方是想打消耗。对于自己这样有手伤的,兴欣又要疯狂掠分,在新赛制下自然是靠团队赛来拿大笔的人头分。


按着兴欣的职业配置,能出场个人赛和擂台赛的无非是这么几位,再结合自己的手伤,第一场打完还有大把时间休息,自然是自己上第一场,这个布局自己都觉得太好猜了。更何况,不论是自己还是魏琛,靠着打消耗磨到后头,实力差距再怎么大也会被对方赶上来。


这小算盘打的真好。


孙哲平心里给对方点了个赞。点赞归点赞,却不会让玄奇如愿了。


角色加载完毕,地图刷新。游戏方专门为线下赛制作比赛地图自然不会有哪家队伍提前练习过,在地图上做文章的几率也大大减少。解读和利用地图这都是技术活,孙哲平也不觉得玄奇的人在这方面会有什么特殊的天赋。退一步说,如果有的话,早该被其他战队挖走了,也不至于沦落到出局打挑战赛的地步。


孙哲平还是一贯的风格,开场直奔地图中央。没有躲闪,双方自然在地图上碰了面。


甫一照面,孙哲平没有犹豫就开了50级大招破魔斩,直接上才是他的风格。对面的骑士摆出防守的架势,先是开了盾墙,又跟上盾反。看样子是想把消耗的战术贯彻到底了。


怎么可能让你们如愿。


再睡一夏冲上前,血红色的十字斩向前推出,骑士堪堪从十字下方的空白区域躲过,还是被技能效果打中,击退。孙哲平抓紧这几秒的空隙,开着狂暴在骑士身上打出一连串连击。崩山斩、破灭斩、血气唤醒、地裂斩……狂剑士的技能一个接一个往外蹦,十二段连击带来的输出相当可观。


左手隐隐有些痛楚,孙哲平按技能的速度慢了一秒,心下暗道糟糕。现在最好的处理方式是停下来,让手的负担有所缓和。偏偏现在是最不能停的时候。孙哲平一咬牙,手指略略舒展后立即继续进攻,第十三段连击没有接上,攻击还是接上。


靠着伪连又打出一波连击,对方的血线飞速下降,孙哲平也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对方试图拉开距离换的喘息的机会,哪有这么容易!


方达旭后退一步,孙哲平紧接着就跟上。近身了还想甩开,小朋友也太天真了。


两人的血线都在下降,熟悉孙哲平风格的观众都知道,卖血是狂剑士的技能要求,卖血彪悍到这个份上的,也就只有孙哲平一人。


饶是如此,台下的观众还是为孙哲平捏了一把汗,万一手伤发作被对方捉住空档反击怎么办?


没有让他们心惊胆战的是,方达旭的处境一直很被动,甚至没办法打出什么像样的攻击。


在狂剑士的疯狂攻击下,骑士血线率先清零,孙哲平终于将紧绷的手放松。


孙哲平走出比赛台,大屏幕上还定格着最后的镜头,右上角的时间让人看着心惊。


——1分17秒。


放在以前时间还可以更短一点,遗憾的念头在孙哲平脑子里一闪而过。他不是什么喜欢伤春悲秋的人,这样难得的遗憾成了对往事的追忆。证明他曾经来过。


“我想早点休息一下,”孙哲平挥手和叶修击掌,坐回自己的位置,转头朝那边张益玮看了眼,仰了仰脑袋说,“骑士哈?”


果不其然,那边的张益纬脸色阴沉。不过几年的队长和教练生涯让他琢磨出一套安抚队员的技巧,虽然心里气的不行,面上仍是轻飘飘的几句安抚。既没有涨他人士气,又提点了自家队员。


 


03


诛仙的发挥太稳了。


稳到让人觉得可怕。明明可以用更有效率的战术拿下比赛的胜利,偏偏还是维持这样的进度。在有老牌战队嘉世,黑马兴欣的挑战赛里,这支队伍并不起眼。甚至和同为出局的玄奇战队相较来说,诛仙身上的亮点也是少之又少。


是刻意压制还是故意示弱?


不论是哪种可能,诛仙的实力远不止他们所表现出来的那样。


孙哲平看不太透,过往的经验让他察觉诛仙有问题。和叶修、魏琛两人在电脑前反复观看诛仙的团队赛视频,哥仨商量出个结果来,也不能确定。


“要不找其他人帮着参谋参谋?”看着一时半伙也商量不出个确切的结果来,魏琛提议找外援。


“你还想找谁,教科书都在这了。”叶修向后一靠,倒在椅背上。


“真是给你脸了。”孙哲平说。


“喻文州,这小子脑子好使。”魏琛提出一个名字。


“行,我去问。”叶修又坐回电脑前,麻利的打开企鹅开始找人。


从喻文州那里得到的看法和孙哲平三人商量出来的结果不谋而合。既然两位战术大师都这么说,真相和他们分析的也八九不离十了。


他们这么明目张胆的“作弊”,陈果在一边看的是心惊胆战。


竟然还有这种请外援的操作?


看着这哥仨又要去找张新杰和肖时钦,陈果脑子里就一个念头:果然大神都是和大神一起玩。


魏琛玩笑开惯了,从没下限的角度来揣摩肖时钦故意往歧路上分析来迷惑他们的可能性。


孙哲平跟着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他们这些玩战术的心都脏。”


显然孙哲平的“他们”里面包括着叶修,四大战术师之一怎么可能被放过。


叶修被魏琛、孙哲平一人一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说的没法反驳。他原本想反驳来着,仔细一想自己确实是这样,于是他在孙哲平“崽,阿爸对你很失望”的目光下说了句过奖过奖。


 


04


[提问:一个卖了血的狂剑士,会怎样对待让他卖血的人?]


安静的公共频道里,再睡一夏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诛仙战队的牧师已经被捉到叶修身边,失了核心的四剑士正在勉力阻挡一寸灰的鬼阵,试图去营救他们的牧师。突然看见这句话,赶紧抽身后一转视角,便看见狂剑士开着狂暴向他们冲来。


卖足血的狂剑士,再加上狂暴的加持,对他们造成的伤害相当可观。四人的血线交替下降,这时的诛仙战队无比深刻的认识到牧师的重要性。魔剑士甚至想和兴欣硬碰硬,将牧师从对方手中解救下来。


可惜君莫笑没给他们这个机会。


叶修在公共频道的问话彻底让他们死了心。是了,核心都已经被送下场,这一场比赛还有什么继续的必要吗?


陆世林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已经灰色的屏幕,他狠狠的拍桌子,心中骂着队友不成气候。


林易已经看清了现实,脑海中略略回想方才的经历,不由得苦笑。早就注定了,从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输了。


当他们的视野里,再睡一夏提着重剑大大咧咧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似乎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陆世林下达命令,继续保持队形行进。


当他们轻视兴欣的战术的时候,当寒烟柔和君莫笑不合时宜的进攻的时候,他们早就该认识到的,大名鼎鼎的叶神带领的队伍怎么可能被他们轻易打败。更逞论跟在他身边的,是百花和蓝雨的前队长。


迎面冲过来的狂剑士,带着一贯的豪迈。


看着自己已经飘红血线,林易放弃了操作,他认命。


林易知道他们新老板自负,却不知道这场比赛竟然成了他们的告别赛。


萧杰怒气冲冲的一句解散,让诛仙众人全都白了脸。一直活在萧杰给他构造的世界里的陆世林率先崩溃,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与身旁兴致高昂的兴欣相比,诛仙愁云惨淡。


林易向兴欣战队走去,他还保持着一个职业选手该有的风度,也还担当着一队之长的责任。对于陆世林的空降,他们多多少少有些不满,哪怕是老队长张简的协调,也只是让他们把不满压在心底而已。


双方客套着,当陈果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是真的愣住了。他明白对方的好意。说实话,陈果的提议正戳他们心窝。和荣耀相关的工作,是他们最期待的。这个年纪的他们还不想对自己的实力下最终的定论。


林易眼角的余光看见孙哲平正在重新绑他的绷带,或许孙哲平、叶修、魏琛这些老将的战队,才会对穷途末路的选手有着真正的理解和包容。


 


05


火力线封锁这片疆界,稳据在制高点的沐雨橙风逼得再睡一夏无法上前。


孙哲平心下无奈,被逼到这个份上他还是头一遭。既然跑来打比赛,兴欣和嘉世那些弯弯绕也没瞒着孙哲平。看见上场的是苏沐橙,孙哲平心里还有点疑惑,这姑娘还能好好打比赛吗?


现在这点疑惑被沐雨橙风的炮火声击碎,打得自己都没办法上前半步,这简直是超水平发挥。


尽管能体谅苏沐橙的心情,也不代表孙哲平就会放水。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人是叶修,恐怕和孙哲平也是一样的想法。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胜利,以一切方式取得胜利。


原本平淡无奇的挑战赛因为嘉世的意外出局和兴欣黑马的意外闯入增添了不少有趣的色彩,当孙哲平在挑战赛露面的时候,挑战赛的热度更是被推向历史的新高潮。有孙哲平曾经的铁粉欢迎他的回归,也有人在暗处等着看他的笑话。


没有让人的失望的是,孙哲平带着他独有的强势回到这个赛场。仿佛从第五赛季到如今的隔阂不曾存在。


以前不存在的,如今也不存在。


以前有的,如今依旧继承。


狂剑士提着他的重剑,一个人走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重剑在空中挥舞,孙哲平以他独有的方式告诉所有人,第一狂剑仍旧是第一狂剑,他的风采不会因为任何事而褪色。


锋芒从剑鞘上闪过,炮火轰鸣中他执意向前。


旋风斩准确劈落反坦克炮,狂剑士态度强硬,操作精准。


炮弹落在地上,制造出一片又一片废墟,前方路愈来愈难行。


——“放弃吧,火力压制太密集,走不过去的。”


众人心中出现的念头却没有办法说出口。哪怕是荣耀小白,也能明白,再睡一夏现在的行为无异于送死。可他们偏偏不忍心去阻止这样一场送死。


孙哲平这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态度,甚至给他们一种他会逆转局面的错觉。


此刻,没有人希望他倒在路上。他们似乎透过炮火声听见了一个人沉重的步伐,穿过皑皑白雪漫漫风霜,脚步声在风中回响。


艰难跋涉,再睡一夏终于走到了沐雨橙风的面前,站在了这一路给他设置了无数障碍的对手面前。


重剑挥出,破魔斩!


与此同时,沐雨橙风取消技能向后翻滚,再睡一夏击空。


孙哲平错愕。随即他反应过来。他忘了。


他忘了每个选手都有自己不同的选择。像他孙哲平,就会不顾一切向前冲。而苏沐橙不一样,她会聪明的选择暂时退却。


为什么?


孙哲平问自己,或许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都在胡来吧。


要输了……


孙哲平默然,手下的进攻却是愈发凌厉。


他从来不会因为注定的失败而束手就擒。


绚烂的卫星射线在空中闪过,无情的带走了再睡一夏最后的一丝生命。


狂剑士倒了下去,带着孙哲平深深的遗憾与怀念。


他离开了比赛席,现场一片寂静。


孙哲平的神情依旧寡淡,从角落里响起的掌声蔓延到全场。他在风雨中踽踽独行,穿过了岁月苍茫的拥抱,如今还是往昔模样。


观众席中,有人轻声叹息,


——天妒英才。


 


06


 “来,我和你们喝!”


孙哲平把一杯倒的叶修丢到一边,挽起袖子就和众玩家们一起扎堆。


陈果看到他这要酒不要命的样子吓了一跳:“你们不是应该禁酒的吗?”


孙哲平不在意的笑笑:“职业选手都不该喝酒的,被酒精麻痹可是大忌。”他说完没再理陈果,仰头干尽一杯酒。


众人在起哄欢呼叫好,一旁没跟他们胡来的陈果却有些难受。都说女性是感性的生物,这番话在停在陈果的耳朵,就成了孙哲平显然不觉得自己是个职业选手。


现在众人欢庆的场面,反倒是他对职业生涯的一种追忆。


他曾经也被人欢呼着簇拥着;


他曾经也在战场上奋力厮杀;


他曾经也因失败而苦恼失落;


时间是最有效的良药,也是最无能的庸医。往昔的日子挂上了曾经的名号,彻彻底底的成了过去式,现在的昙花一现,未来的不再拥有。


 “陈姐,孙大神也倒了!”


陈果还没有伤春悲秋完,那边就开始喊人。


“几杯?”


“三杯?”那人开口时有些不太确定。


一杯秒和三杯倒实在是半斤八两。看孙哲平刚才的气势,还以为是个阅尽千帆千杯不醉的主,没想到竟然撑不过三杯。


陈果觉得好笑之余,反而更加难过。


孙哲平退役多少年了?四年总有了。


酒量是可以练的,而显然孙哲平还保持着当初的习惯。


他是不是还在期待,有朝一日能够重返赛场?


他想要的完完整整,没有遗憾的比赛。他也早就知道,自己握不住,云路鹏程九万里。


握不住。


可终究放不下,与生俱来的傲气。


 


06


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李白《上李邕》


 


Fin.


 


注:因按照原著时间轴描写,下划线处摘自或改自原著。



【黄少天生贺】黄少天说天道好轮回所以你们都给我等着吧

他的周嘿鸭和他的黄闷鸡:

给天天宝宝的生贺!聊天体+一点点说说体
有明显周黄 不适者现在退出去还来得及 并且是黑遍全联盟 但是这篇的主线是给宝宝庆生所以标题框里写的是黄少天生贺
我不知道怎么打生贺tag啊…………先打着这些 如果有不对的告诉我我删掉!!
宝宝是全世界最好的人!!!我爱他!!!!
黄少天生日快乐!!我爱你!!第二次给你过生日啦!!






【荣耀职业联盟选手群】


流云:黄少黄少黄少你上电视了!!


夜雨声烦:啊??????


王不留行:刚打开电视 就是你的高清头像


沐雨橙风:【截图.jpg】


鬼灯萤火:我的妈呀哈哈哈哈还有颜艺?


无浪:好像是前辈几年的比赛花絮剪辑和记者采访合集这些东西 我表弟是前辈的粉丝 昨天就通知我一定要看然后增加收视率啊


枪淋弹雨:采访合集?那要放到天荒地老吗 


灵魂语者:这个台可能准备放一年 刚好到明年 顺便给黄少过了两次生日


逢山鬼泣:我靠哈哈哈哈无情嘲讽哈哈哈哈哈


索克萨尔:也没有那么夸张吧 毕竟采访的时候大部分话都被拦下来了 所以应该只够放半年?


夜雨声烦:???我去!你们一个两个的真的是!!!太过分了!!!我还没从小窗这么多生日快乐的感动里出来你们居然就这样对我!


一枪穿云:生日快乐


夜雨声烦:傻子吗你小窗已经说过了!!


一枪穿云:不够


一枪穿云:生日快乐


夜雨声烦:嘿嘿嘿爱你


百花缭乱:完了要瞎 黄少天你出钱给我们买眼镜不


涛落沙明:黄少你们能不能矜持一点


灵魂语者:黄少这里是公共场合!!!!


【匿名】索克萨尔:我有一个疑问 你们为什么不批判周泽楷


【匿名】唐三打:因为他是队长啊!!


【匿名】无浪:可能是因为他帅


【匿名】王不留行:对着楷哥这张脸恐怕也只有黄少下得去手了


【匿名】索克萨尔:你们说的好有道理 无法反驳


夜雨声烦:我靠本剑圣难道不帅吗!!!!!


一枪穿云:帅


王不留行:……黄少天


夜雨声烦:干嘛啊老王!!!


王不留行:算了…祝你生日快乐


夜雨声烦:好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谢谢了!我黄少天在这给您拜年啦!哎对了你们私聊说过的就别再群里说了!刷屏了不好!


枪淋弹雨:有生之年能听你说刷屏了不好…活这一生已经值了


【匿名】索克萨尔:我总觉得又被他俩瞎了一次 为什么你们都没什么反应


潮汐:不是我说 你们难道还没习惯他俩?


落花狼藉:大概是因为习惯是一回事,吐槽是另一回事吧…


花繁似锦:给队长点赞


君莫笑:哎 这两个人以前都明撕暗秀的 今天黄少天生日 连秀的方式都变了


夜雨声烦:哪有啊!!!!!


沐雨橙风:明撕?


逢山鬼泣:黄少不总是吐槽小周吗


风城烟雨:好像也对 但为什么我一直觉得是明秀暗秀


石不转:可能是因为你叫楚云秀


风城烟雨:张新杰你变了…


石不转:开个玩笑。


灵魂语者:哇黄少你赶紧开电视看看 我给你来一段先 “今天是荣耀第一剑客蓝雨战队黄少天的生日 祝他生日快乐!下面我们看一看这些年黄少天选手和他的剑圣夜雨声烦在荣耀联赛中的精彩表现!”


夜雨声烦:……怎么那么耻


八音符:大事不好 天要下雨黄少要脸


夜雨声烦:????说的本剑圣平时好像很不要脸的样子


流云:黄少你的脸挤到我了


涛落沙明:黄少快点看看外面的蓝天 你的脸正在向上徐徐飘去


灵魂语者:论荣耀第一剑客的日常究竟是不要脸还是厚脸皮


君莫笑:祝福你新的一年再次突破往年惊人的肺活量


夜雨声烦:喂!!!


包子入侵:狮子座的生日?那我唱首生日歌!


包子入侵:【语音             35'】


生灵灭:这个歌声……很迷人


夜雨声烦:谢谢……


夜雨声烦:为什么别人过生日是被夸上天 我过生日就要被你们嘲讽嘲讽嘲讽嘲讽嘲讽 太痛苦了我去自个杀


一枪穿云:没有呀


夜雨声烦:除了你啊啊啊


石不转:自杀的话 我个人建议选择跳楼。跳下去什么事都没了 痛苦会比较少。但是最好在五楼以上。不然摔个半死会更加难受


夜雨声烦:张新杰你居然是这种人我真的看错你了!!!!!!


石不转:开玩笑的。生日快乐


夜雨声烦:这是什么鬼玩笑!!一脸苦痛的说着谢谢


夜雨声烦:虽然我的小窗已经被你们刷屏99+了但我为什么还是觉得这么凄凉。惨绝人寰


花繁似锦:生日快乐!黄少收到百花的礼物了吗?


夜雨声烦:如果你是说那个巨型花圈的话


夜雨声烦:那我只能含着泪告诉你我收到了


海无量:我靠哈哈哈哈哈哈百花你们怎么想的哈哈哈哈


季冷:??????不是啊!


落花狼籍:黄少抱歉!!刚刚店主跟我说送错了……我们订的一百朵花款式和别人的搞错了……


夜雨声烦:没事啦!心意到了就可以了!


夜雨声烦:然后有一个事情 我想了很久 至今没有明白


夜雨声烦:叶修到底是怎么想的


夜雨声烦:他到底为什么要送我一支戒烟笔。


冬虫夏草:确实,非常匪夷所思。


飞刀剑:薄情你正常点………别深沉了…你真受刺激了吧


海无量:哈哈哈哈哈哈我靠老叶你怎么想的??


君莫笑:其实是寄错了


君莫笑:我本来想给你送一个小黄鸭 挺大一只来着。但是沐橙又用我的账号买了支戒烟笔 地址没改回来


夜雨声烦:我靠那个小黄鸭也是你给寄的????????我还以为是小卢买来的!!


君莫笑:开心吧 要不你把那个戒烟笔给我送回来?


风城烟雨:笑死我了 叶修你来讨债的吧


夜雨声烦:开心你妹啊!!!送你妹!!!我的了!!


君莫笑:哎不是 你不是不用吗


夜雨声烦:谁说我不用了!


君莫笑:你一不抽烟的就别瞎搞了 万一当成巧克力棒一口咬下去磕了牙就不好了


夜雨声烦:我靠我有你那么傻逼吗???!


君莫笑:为了你的生命安全 要不你还是给我送回来吧


海无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氏死缠烂打


夜雨声烦:不!可!能!的!


百花缭乱:黄少天我的礼物你收到了吗!!!


夜雨声烦:你给的是哪个啊?


百花缭乱:新汉语词典啊!!!!总觉得你会需要这个!我看你平时讲话都没啥好词好句 给你巩固语文知识!


夜雨声烦:我靠…………………………讲话要什么好词好句啊!!!得,谢谢您老了


王不留行:收到了吧?我看物流通知已签收了。


夜雨声烦:谢谢你的b市特产啊!!三大箱的吓死我了 不过挺好吃的!


王不留行:不是我一个人 微草一起送的


夜雨声烦:感谢微草子民哈哈哈


夜雨声烦:方锐你实话告诉我 那个什么鬼玩意你送的吧?@海无量


海无量:聪明!!


沐雨橙风:什么呀


逢山鬼泣:什么东西?


海无量:我用他的表情包定制了一个抱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暗草惊:大概这才是表情包的真正用法吧


一叶之秋:这么巧?


唐三打:你也送的表情包抱枕???


一叶之秋:不是 但是差不多!


夜雨声烦:他给我送了一个他自己照片的抱枕…


飞刀剑: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服气了


夜雨声烦:别说 这张照片拍的还挺帅的啊 没少臭美吧


一叶之秋:哼!


吴霜钩月:@残忍静默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小翔肯定送自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请客!


残忍静默:行行行我愿赌服输明天请你吃夜宵


海无量:对了黄少老魏一直不肯讲他送了啥!!你看看他送的哪个!!


夜雨声烦:不告诉你!


夜雨声烦:@迎风布阵 谢谢魏老大


迎风布阵:这么多年过去 你这死小鬼都长这么大了


迎风布阵:我好像就陪你过过一次还是两次生日吧?


夜雨声烦:一次


涛落沙明:黄少你没事吧


流云:队长队长我要去看看黄少吗!


索克萨尔:不要去 他必须知道该怎么冷静


枪淋弹雨:唉


迎风布阵:臭小子我给你打电话了 赶紧接


夜雨声烦:我没事啊你们在想什么啊我好好的呢!!!!!魏老大你那边怎么那么安静


迎风布阵:你这臭小子管那么多干什么?


灵魂语者:刚刚又到了一批快递 看着这些奇形怪状的东西 郑轩陷入沉思


枪淋弹雨:!!?又关我什么事


海无量:我猜最正经的礼物是霸图的!


冷暗雷:答错


涛落沙明:可是这一堆里好像没有什么正经的礼物…


灵魂语者:看来看去也只有孙翔那个抱枕稍微正常一点…


云山乱:什么?????


残忍静默: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一叶之秋:哼!


飞刀剑:翔翔内心os→我就说我是一个正经人吧!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韩本来想送手表结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新杰干得漂亮


石不转:我认为总是送一本正经的东西是不行的 一定要送出令人记忆犹新的礼物。


大漠孤烟:……


八音符:神他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要疯掉了


夜雨声烦:哪个王八蛋送的女仆装?????


【匿名】一枪穿云:我送的。


【匿名】百花缭乱:看着这个id你打不下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你有本事从匿名里出来啊!!


【匿名】一枪穿云:匿名就是为了不被看出来吧。


灵魂语者:这看起来像个正经人…


鬼灯萤火:朋友们我有一个可怕的猜想…


半透明:我觉得你的猜想是正确的…


鬼魅才:这个真的 别说出来啊


风城烟雨:你看有谁敢说吗?


夜雨声烦:我靠不是吧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匿名】一枪穿云:不是 


【匿名】一枪穿云:形势所迫


夜雨声烦:天道好轮回,你们送的啥我都会记下来!!!你们生日的时候给我等着哈 你们完了!!!!!!


无浪:轮回是挺好的 谢谢前辈了


索克萨尔:少天去楼下接人吧 门卫刚刚给我打电话了


夜雨声烦:?????啊谁啊


吴霜钩月:赌5块钱 是队长!!!


鸾辂音尘:我的天哪


生灵灭:这有可赌性吗


百花缭乱:千里送男友,礼轻情意重啊


鬼灯萤火:我们楷哥 荣耀男神啊 这还礼轻???


云山乱:队长=一份大礼


夜雨声烦:你等等我马上下来接你!!还有你到底过来干什么啊!


一枪穿云:送礼物,带你玩,还有见你呀


夜雨声烦:我靠你怎么不早点说你要过来啊!!!我爱死你了!!!!!!!!


一枪穿云:生日快乐!


夜雨声烦:谢谢!!!!!!!









夜雨声烦


22:35 来自 社会你天哥人帅话不多iphone6 浏览(520)


快结束了 谢谢大家!!!!!今天收到了很多祝福很多感动 我真的很高兴!!!!!
虽然很想吐槽你们到底送的都是什么鬼东西 但是还是非常非常谢谢!!
好啦来不及了我先走了!午夜场电影马上就开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爽!
最后晒图!
【堆成山的礼物.jpg】
【两张电影票票根.jpg】
【十指相扣的两只手.jpg】
【一张英俊潇洒的自拍.jpg】


评论(58) 转发(52) 赞(520) 


展开剩余47条评论↓


百花缭乱:生日快乐黄少天


王不留行:生日快乐黄少天


索克萨尔:生日快乐黄少天


一叶之秋:生日快乐黄少天


君莫笑:生日快乐黄少天


石不转:生日快乐黄少天


生灵灭:生日快乐黄少天


唐三打:生日快乐黄少天


逢山鬼泣:生日快乐黄少天


海无量:生日快乐黄少天


一枪穿云:生日快乐黄少天





甜死啦

望鲤啦啦啦:

POCKY梗!!

因为在微博上看到那对儿的觉得太萌了。。太!萌!了!啊!脑子里就冒出喻黄的来了,干嘛要冒出来?干嘛要冒出来?干嘛要作死?!【邓布利多摇头.gif

第一次作死画动图,。。我一帧帧全是手动上色啊。。。OJL下辈子再也不要画什么鬼彩色动图了。而且我还不会做GIF!!!!!!!!!我!不!会!啊!【掀桌

感谢我的小伙伴! @阿帑__来生是蓝雨的食堂大妈 

【白祝】一个吻。

现代设定,年龄操作x 白祝二人同龄。没有文笔,写的很烂qwq
只是一块小甜饼,有ooc,请见谅。
然后,写到最后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写了一个什么东西xxx希望大家别嫌弃qwqqq
最后的两段只是想写而已,看来玩玩就好x

以下正文w w w


白永羲和祝羽弦今年高二。两人都是刚分班不久,出人意料的是,白永羲选了文科而不是和祝羽弦一样选了理科。

当初祝羽弦知道白永羲选了文科的时候还生了一场闷气,白永羲还安慰了他好一阵。

不过白永羲选文选理都一样,毕竟他是一个常年占据年级第一的人,对每一科都很擅长,没有分科的烦恼,父母那边也表示选什么都可以。
最后白永羲选科的方法就是闭着眼睛抓阄,结果就抓到了“文”这个选项,就报了文科。

反而祝羽弦,长得倒是挺斯文的,就是皮了点。不像白永羲那么听话,但也算好管。
在高一时,祝妈妈以为自己孩子应该是文科比较好,结果现实告诉她,自己儿子不知道为什么,理科比较好,每次考试,理科成绩总比文科成绩高几十分。

所以在分班的时候,祝羽弦毫不犹豫的,选了理科。

至于白祝两个人为什么没有选同一科?那你就要问他们了。 【悄咪咪告诉你,那是因为祝羽弦以为白永羲懂自己,所以事前就没有和白永羲商量,所以,当知道白永羲选文的时候祝羽弦整个人都有点傻了。】

噢,对了,忘记说了,这两个已经交往一年了。
没错,就是交往。你想的那种交往。
这两个人性格相反,从小矛盾不断,各种冲突也不少,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是咋么和解的,居然也还在一起了。真是跌破了不少人的眼。
但,明明已经交往一年了,这两人还像刚刚交往,热恋中的笨蛋情侣一样。整天黏黏糊糊,拼命撒狗粮。

高一时和他俩同班的同学都表示已经习惯了这动不动就要吃狗粮的日子。心累,唉。

两家父母知道他俩在一起时也没有太惊讶,毕竟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这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也没有进行太多的阻挠,很和平的接受了他俩的关系。

反而白永羲祝羽弦这两个人很紧张,他们在公布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长期抵抗的准备,结果什么事都没发生。
但这样也好,有惊无险,平平稳稳的过一辈子。

【发现话题歪了,拉回来拉回来。】

等到两人开学后,因为刚开学,学习格外紧张,两个人都纷纷的都投入了学习中。
由于不同科,教室楼层也不同,两人的见面也逐渐少了起来。

而且每当祝羽弦有时间去找白永羲的时候,总能看到一堆女生围着白永羲叽叽喳喳。
虽然祝羽弦不会乱吃飞醋,但心里还是会有点小疙瘩,随即在白永羲注意到自己之前回了教室。

到了12月中旬,学校举行了为期三天的校运会,两人也总算有机会能天天黏在一起了。

你看,现在不就是吗。

祝羽弦靠在白永羲的怀里玩手机,而白永羲则是一边抱着他一边看着书 。
祝羽弦玩手机的时候还不安稳,时不时抬头偷亲白永羲一口,看到对方无奈的看着自己时,祝羽弦也笑嘻嘻的回应。

过了一会,白永羲将书放好,祝羽弦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说;“咋么了?”
“没事。“白永羲回答道。说完,白永羲用手抱紧祝羽弦的腰,又把脸埋进了祝羽弦的颈窝中。

祝羽弦有些不自然的撇了撇头,耳朵泛着微微的红,他没想到白永羲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有点惊讶。
而且,把脸埋在自己颈窝里的白永羲,呼吸时的气体弄得自己的脖子痒痒的,想挠。

“话说,白永羲,你在班里,好像很受欢迎的样子?”祝羽弦没事找事的开始找话题聊天。
“嗯?”白永羲回答,因为脸埋在颈窝里,所以声音闷闷的。
“我前几次去你们班着的时候,看到你周围全都是女生。”
“那只是她们问问题而已。”
“问问题的人,这么多???”祝羽弦有点生气。
“嗯,也许是。咋么,你,吃醋了?”白永羲将脸抬起来,盯着祝羽弦说出了平常自己根本不会说的话。
“我…我…”祝羽弦结结巴巴的回答,脸变得有点红,“才没有!你今天咋么了,净说这些话!”
“可能是受了些刺激。”
“刺激?”
“刚才你被表白的时候,我看到了。”
“?!!我拒绝了!”不自觉嚷嚷起来的祝羽弦
“我知道。”白永羲抬起手去牵祝羽弦的手,“所以受了点刺激。”
“噢,那你,是不是吃醋了!”
“是啊。”意外的坦荡
“……”

两个人的眼神碰在了一起,然后由白永羲主动的,吻上了祝羽弦。
祝羽弦吃惊的瞪大了双眼,白永羲趁机将舌头伸了回去。

然后这两个人就这样交换了一个黏黏糊糊的吻。

“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END






【白祝两家在白永羲祝羽弦出生之前就成了邻居,白妈妈和祝妈妈在怀孕的时候就很恶俗的和对方定了娃娃亲。

由于事先两位妈妈都没有抽羊水检测自家孩子的性别,所以当生下来的时候发现对方生的都是男孩的时候都笑了。】

天啊,太可爱了

watermelon icecream:

斯多恩:

终于赶在胜出日画完啦!!!
bug很多请不要介意,我下次会努力的!!!!

@Pooh 太太的幼稚园paro,原梗是她大半夜发给我的一篇英语文章,原图我放后面啦,看不懂的请找她翻译吧,我这个英语渣大半夜的看这个差点飞升。她十分友好且有很多好玩的脑洞!而且图文双修!!!我只是个脑洞的搬运者
我也很友好啊来找我唠嗑嘛x

有一点轰出请注意啦,防雷我打个胜出胜无差的tag(其实没有cp向!!!这只是爱!的!教!育!)

还有啊有太太愿意带我玩吗轰出胜出大三角都好,我想去胜出群玩(ntm)
大白天一直在学魔法,大半夜修仙画的能画完真是太好了
你们的评论是我的动力(走开)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啊

叁色丸子:

@在河之周 我的大可爱 是不是无敌可爱😍

嘢田13号:

思春期高校男子 重发(首发的被压的太糊了) 

原本是无差来着

基本上就是少女漫注意

暑假前,我能码完字的。【吧】

沉迷韩张

叶修二十岁生日快乐呀!!

想想二十岁的叶修,刚出道刚几年,人也没25岁时那么嘲讽,还是一个刚成年的小年轻ww
想想都可爱ww
沐秋离世后,带着沐橙的你辛苦啦qwqq
伞哥一定会很开心的qwqq
为了以后你就别抽那么多烟啦!!!【虽然我知道你可能不会听我劝x但我还是要说!】

给我的叶修,叶不修,叶不羞比个心❤️

祝你二十岁生日快乐www